鲍威尔: 美国经济路径取决于政府的行动水平 发展路径异常不确定

0

市场预计,美联储会在9月份结束对货币政策策略、工具和沟通的评估,届时将发布强化后的利率路径前瞻性指引,并将未来加息的时点与特定的失业和通胀门槛相联系。

美联储在7月的议息会议上并没有更新的动作。这是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在美国出现第二波新冠肺炎疫情高峰之后的首次会议,偏向“鸽派”的讯息透露出美联储对美国经济展望的悲观。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对经济复苏正在放缓表达担忧,他在当地时间7月29日的利率决议会议后表示,美国第二季度GDP的萎缩幅度可能会创下历史最高纪录。

当地时间7月30日,美国商务部公布首次预估数据,受新冠肺炎疫情重创,今年美国第二季度GDP按年率计算下滑32.9%,创上世纪40年代以来最大降幅。

根据美联储公布的利率决议,将基准利率维持在0%-0.25%区间不变,符合市场预期。

美联储在声明中表示,新冠病毒构成相当大的风险,美联储将维持利率在当前水平,直到美联储确信经济已经度过了最近的危机。

鲍威尔称,美联储旨在确保经济强劲复苏,而第二季度GDP萎缩幅度可能创纪录。企业固定资产投资尚未恢复;家庭支出已经恢复了一半;食品价格上涨增加了民众负担。自6月底以来,一些衡量消费者支出的指标有所下降。现在说经济放缓持续多久及其规模大小还为时尚早。

鲍威尔分析,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量大幅上升,经济发展路径异常不确定。病例激增意味着美国进入了新的阶段。因此,美国经济路径取决于政府的行动水平。美联储致力于使用所有工具,该央行认为,经济和就业增长面临放缓的风险是明显的。

对于美联储此次按兵不动的最新决议,富国银行高级经济学家马克·维特纳(Mark Vitner)表示:“我认为,许多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成员对今年夏天大部分‘阳光地带’(编者注:Sun Belt,美国南部北纬37度以南的地区)新冠疫情的抬头以及随后经济活动的回落感到沮丧。”

马克·维特纳认为,新冠疫情反复显示了美国经济的脆弱性,而当不确定疫情走势时,制定经济政策也通常大有困难。

对于未来的货币政策,鲍威尔在议息会议上表示,现在的政策立场是合适的,并可随时进行调整。如果有必要的话,美联储可以调整前瞻指引和资产购买计划。他指出,资产购买计划从结构上来说不是“量化宽松”(QE),但可以起到类似的作用。

市场预计,美联储会在9月份结束对货币政策策略、工具和沟通的评估,届时将发布强化后的利率路径前瞻性指引,并将未来加息的时点与特定的失业和通胀门槛相联系。

尽管鲍威尔表示,当前根本没有考虑加息问题,不过他认为,采取适当的财政政策是有必要的,可以解决美联储无法解决的问题。“国会之前的财政政策对经济起到了帮助作用。”他表示,美国国会正在商讨新的一揽子计划,这是件好事。他还直接将经济复苏与新冠疫情的解决联系在一起。

目前,美国正就新一轮的经济刺激方案进行谈判。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表示,下一轮救助将包括向美国人提供1200美元现金,延长暂停驱逐房客令,禁止业主将付不起房租的房客赶走。

高频经济指标表明,因为消费者不愿外出就餐或乘飞机旅行,美国经济停滞不前,而疫情在近期又出现了反弹。

就在美联储议息会议之后几小时,当地时间7月30日,美国商务部公布了第二季度GDP数据。

数据显示,第二季度美国GDP按年率计算下滑32.9%,好过市场预期跌幅34.5%,但仍创上世纪40年代以来最大降幅;上周首申领失业救济人数亦少过预期。

此数据反映了4月-6月的经济形势。4月,美国大部分地区受到严格的居家隔离令影响,这使许多经济活动停滞不前。虽然各州在5月和6月重启经济,但产出的反弹仍不足以抵消病毒大流行封锁造成的损害。

万神殿宏观经济研究所的伊恩·谢泼德森(Ian Shepherdson)在7月30日的报告中写道:“ 第二季度GDP数据令人难以置信,打破了之前的所有记录,但大多数都非常接近预期。”

他说:“几乎所有实时数据都表明,美国经济在4月中旬触底,然后在6月中旬之前迅速扩张,之后趋于平稳”,“这意味着季度末的活动大大高于整个季度的平均水平,因此,第三季度GDP增长将受益于巨大的有利基数效应”。

伊恩·谢泼德森认为,如果消费者支出在6月至9月之间保持不变,则整个季度的年化增长率将达到26%。换句话说,第三季度GDP的双位数增长或多或少有可能实现。

不过,在ING首席国际经济学家詹姆斯·奈特利(James Knightley)看来,“V型”复苏希望渺茫。“我们现在知道美国经济活动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收缩有多深,不过这算‘旧新闻’了,因为金融市场已经在展望非常强劲的复苏。但值得注意的是,新冠病毒远未打败,尽管人们对疫苗持乐观态度,但其时机和功效仍然未知”。

“与此同时,新一轮确诊病例激增迫使美国各州收回了重启经济的计划,继续关闭企业,导致工人失业。”

近期,IMF报告就已预测,美国第二季度GDP下滑37%,今年全年萎缩6.6%。IMF强调,未来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可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修复经济,商业活动才能恢复到疫情暴发前的水平。

IMF指出,现在不断攀升的病例数将成为美国复苏的最大风险,同时,IMF还列举其他风险,包含政府和企业债务水平大幅上升、长期处于低通胀甚至是负通胀的前景。

IMF警告,这场危机对美国穷人和少数族裔的打击最严重,将导致贫困人口系统性增加,增加整体经济的风险,并导致社会动荡。

IMF认为,美国应该取消现有的贸易限制和关税政策,这些措施正在破坏全球贸易稳定。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All Right Reserved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Shree Clean by Canyon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