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邓恩

0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约翰·邓恩(John Donne,1572年1月22日—1631年3月31日), 十七世纪诗人、教士,被T·S艾略特特别推崇,于其中布罗茨基和这位久远年代的异国诗人,曾在欧洲大陆游历,也曾是宫廷中潇洒倜傥、前途无量的绅士。

  1598年,约翰·邓恩被任命为伊丽莎白宫廷中最重要的一位爵士的私人秘书。他的仕途似乎一片光明。邓恩也能够逢迎那些达官贵人。但是1601年,他的人生出现了重大转折。他与一位17岁少女秘密结婚,由此毁了自己的大好仕途。

  近年来,学者们对约翰·邓恩(1572—1631)的兴趣大增,尤其是现代派诗人艾略特对他更是推崇备至。邓恩曾就读于牛津剑桥两所学校,但由于当时他拒绝皈依英国国教,未获任何学位。尽管他从其父处继承了一笔钱,但远远不能使他经济上获得自立。他不善经商,不得不以另一种途径在这个世界上立足。他只得依靠智慧、幽默、情趣、学识、勇敢以及别人的恩惠。他广泛阅读了神学、医学、法律和古典著作,因此在写作中,他有时显示出其不凡的学识、机智和幽默。

  邓恩虽婚姻美满,但他上层的朋友们对他耿耿于怀,不肯原谅他。那些爵士解除了邓恩的职务,并命人逮捕、拘禁他。获释后,邓恩不得不干各种差使以供养妻儿。30多岁的邓恩已风光不再,他疾病缠身、穷困潦倒、郁郁不乐。

  邓恩出身于天主教家庭。开始他曾经断然拒绝担任神职。1615年,改教后的邓恩终于成为一名卓越不凡的英国国教牧师。他的玄学风格,大胆显露的博学多才,以及机智和幽默,都在他的布道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1621年,他成为圣保罗大教堂的主持牧师(Dean),有多篇优秀的布道文得以流传下来。不难理解,邓恩一生中创作了大量的宗教诗。邓恩的诗歌与其前人和同龄人的作品迥然不同。伊丽莎白时代的诗歌大多讲究雕饰,意象华丽。邓恩通过使用一种更注重智力的比喻,激情与推理融为一体,而给诗歌重新注入了活力。他创造了极为凝炼意象,这些意象通常包含着一种戏剧性对比的因素。他在诗中嘲笑传统的爱情诗的陈词滥调。邓恩不仅在意象和观念上作大胆的实验,而且在诗的节奏和诗节形式也作创新。本.琼生曾经说到:“邓恩在很多方面是世界上第一诗人。”

  邓恩生于一个罗马天主教家庭,他的母亲与壮烈牺牲的托马斯莫尔爵士(Sir Thomas Moore)沾亲。邓恩在牛津和剑桥学习过几年,然后开始学习法律,并在伦敦度过了一段世俗而耽于情欲的生活,此后他被外派到国外工作,然后和他雇主,托马斯·伊戈尔顿爵士(Sir Thomas Egerton)出身名门的侄女私奔结婚,从务实的角度说,这段婚姻是不明智的。邓恩的事业陷入了低谷,年轻的夫妻二人整整度过了十年悲伤而贫困的生活。四十二岁时,经过认真的反复思考,邓恩抛弃了对于家庭的忠诚,听命于英国国教教会。直到他成为圣保罗大教堂的教长(Dean of St. Paul’s)后才有了声望,成为他那个时代最著名的牧师。那个早先撰写爱情诗的勇敢的年轻人变成了一个忍受上帝折磨的人,时时被死亡的想法和疾病的侵袭所困扰。他排斥那“诗歌,我少年时的情人”,转而热爱“神学,我中年时的伴侣”。随着时间的流逝,死亡对他的困扰也越发强烈。今天如果参观圣保罗大教堂的地下室,还可以看到邓恩的塑像,这个塑像是在他生前制作的,用布单缠绕着。生命的最后时刻降临时,邓恩在床边设想了一幅图画,他被裹在尸布当中,双目紧闭,似乎死神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

  邓恩与他其后的模仿者通常被称为“玄学派诗人”。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读者对他的作品重新进发出巨大兴趣,仿佛发现了一块埋藏在地下的宝玉,并且立即对现代诗歌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当时的诗人对邓恩所代表的那种诗风如饥似渴,想极力摆脱19世纪末浪漫主义诗歌的陈腐的语言。所有这些,都使邓恩在英国诗人中的地位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邓恩被公认为文学大师。艾略特对他情有独钟。二者的诗风有颇多的相似之处。

  2018年11月,在英国萨福克郡的乡间别墅里, 发现了一份未被记载过的约翰·邓恩的诗歌手稿。这份放置在箱子里的藏品有着四百年的历史,是约翰·邓恩最长的诗歌手稿之一,预估价值超过20万英镑。

  “全体人类就是一本书。当一个人死亡,这并非有一章被从书中撕去,而是被翻译成一种更好的语言”(约翰·邓恩语)

  如果这本《一生的读书计划》编于1900年,邓恩和布莱克(Blake)很可能会被忽略掉。这种重点的变化并非仅仅是一种时尚,虽然这两个人在文学圈内的确碰巧是那种时尚人物。这种变化实际上是人的品味问题,但如果品味能够反映我们对于自己的看法的真实变化,那品味可能成为一种深刻的东西。

  邓恩去世之后,在几代人中都没有得到重视,而他打动我们当代人是因为他说出了我们的生活境遇,而弥尔顿[45]就做不到这一点。也许再过大约五十年,这种情况就会改变。但现在,邓恩在我们眼中是个伟大的作家,不仅因为他对现代诗歌产生的强有力影响,而且因为他的看法就是现代人的看法。1940年海明威(Hemingway)的小说《丧钟为谁而鸣》(For Whom the Bell Tolls)这一题目选自邓恩发表于1624年《紧急时刻的祷告》(Devotions upon emergent occasions)中的日记体散文中,这绝非偶然。

  邓恩的《祷告》(Devotions)和《布道》(Sermons)与传统的宗教文学有很大区别。它们都是艺术作品,将一种几乎是令人恐惧的强烈的感情与精巧细致的韵律和比喻结合在一起。《祷告》主要写给他本人,而布道则是在很多观众面前,特别是国王面前进行的。这里表现的并不是一种只有星期天布道时才有的虔诚,而是专门要对人的感情施加影响,直到今天这种影响依然有效,即使教义不再流行,其艺术性依然能够使人感动。

  邓恩的诗不仅具有高度的美感(常常是富于高度的感官刺激),强烈的理性,而且具有惊人的个人化倾向。通过使用有时复杂,有时粗暴直接的比喻,邓恩将感觉和理性融于一处,他的手法似乎非常为我们的口味所接受。在他写得最差的作品中,他的比喻也表达出天才的观念,这一点令直率的约翰逊博士[59]恼怒不已,而在他写的最好的作品中,他的比喻似乎与他的思想完全合二为一。

  邓恩的爱情诗不仅超越了一切伊丽莎白时代的传统,而且超越了他以前所有情诗的典范式情感。“看在上帝面上,请闭上嘴,让我爱你。”用这样的话语做诗的开头的人不会模仿任何一个人。他不是在进行写作练习,他是个真正的人在说话,他的声音就回荡在房间里。邓恩既能使人惊讶,令人愤怒,也能温柔博学,明白如话,他时而幻想,时而热情,时而虔诚,时而绝望。有的时候,他会在一首爱情诗中将几种情感集于一处。他能够认识到感情是复杂的,这一点使他适应于我们这个不再单纯的时代。他爱情诗中的特点同样适用于他的祈祷诗,这些诗中也带有一些情欲的色彩,这些作品反映是全部人性,也包括人的肉体。以下两句话经常被人引用,这两句话中浓缩了约翰·邓恩的大部分特点:

  我们可以非常粗略地将邓恩的诗比作埃尔·葛里柯(El Greco)的油画。埃尔·葛里柯扭曲的是线条,而邓恩扭曲的是语言。他并不是渴望进行尝试,而是为了达到精确的效果,以强调内容,强化感和直抒胸臆,除此之外,再没有其它的办法。埃尔·葛里柯的色彩初看起来粗糙而不自然,同样,邓恩的韵脚也不够整齐,显得粗糙,因此诗者产生的反映也显得粗糙而不联贯。在埃尔·葛里柯画作当中我们会感到心灵的痛苦和紧张,这种情绪在邓恩的诗中也同样能体会到。他的虔诚不是平静的,而是被焦虑,困惑,矛盾所掩盖,似乎预示了我们这个充满忧愁时代的氛围。

  邓恩写出的很多作品主要吸引学者们的兴趣。读者一开始可能只了解几篇选集中的作品,我推荐:《歌与十四行诗》(Songs and Sonnets),《挽歌》(the Elegies),《一周年与二周年》(The First and Second Anniversaries),《圣十四行诗》(Holy Sonnets),《突发事件的祷告》(Devotions upon Emergent Occasions),也许还要读几篇布道文。刚开始读时,邓恩“这个从云中说话的天使”(angel speaking out of a cloud)可能会令人觉得牵强附会,制造没有必要的困难。但在他那些奇特的比喻(常常来自商业与科学)和看似铺陈的风格背后,藏着正确的理性。读者认真阅读很快就可以使这些理性彰显出来,而他的个性化语言也就不再那么奇特,而变得越发有趣起来。

  As virtuous men pass mildly away 正如贤人安然辞世

  And whisper to their souls to go 轻声呼唤灵魂离去

  Whilst some of their sad friends do say 悲伤的有人或伤逝

  Now his breath goes, and some say no 叹其气绝魂离,亦又说不然

  So let me melt, and make no noise 就让我们悄然别离,不要喧哗

  No tear-floods, nor sigh-tempests move 不要泪涌如潮,不要凄声叹息

  They were profanation of our joys 那是对我们欢乐的亵渎

  To tell the laity of our love 向俗人宣示我们的爱

  Moving of the earth brings harms and fears 地动带来伤害与恐惧

  Men reckon what it did, and meant 人们推其为断其义

  But trepidation of the spheres 而天体运转震动, 威力虽大

  Though greater far, is innocent 却对什么都没损伤

  Dull sublunary lovers love 乏味的烦情俗爱

  -whose soul is sense- cannot admit 建立在感官之上,无法承受

  Of absense, cause it doth remove 别离,因为别离

  The things which elemented it 使爱的根基破碎支离

  But we by a love so much refined 但我和你拥有如此纯洁的爱

  Though ourselves know not what it is 连我们都无法理解

  Careless,eyes,lips and hands to miss 岂在乎眼、唇和手的交融

  Our two souls therefore, which are one 我们俩的灵魂合而为一

  Tought I must go, endure not yet 我纵须远离

  A breach, but an expansion 非违爱诺,实是延展

  Like gold aery thinness beat 宛若黄金锤炼成轻飘韧箔

  If there be two, they are two so 若我们的灵魂一分为二

  As stiff twin compasses are two 应如坚定的圆规般

  Thy suol, the fied foot, makes no show 你的心灵是定脚,坚守不移

  To move, but doth, if the other do 但另一只脚起步,你便随之旋转

  And though it in the centre sit 尽管一直端坐中央

  Yet, when the other far doth roam 但当另一只脚四周漫游

  It leans, and hearkens after it 它亦会侧身,细听周详

  And grows erect, when that comes home 待它归来,便挺直如旧

  Such wilt thou be to me, who must 这便是你之于我,我一直

  Like the other foot, obliquely run 如同那另一只脚,侧身转圈

  Thy firmness makes my circle just 你的坚贞使我的轨迹浑圆

  And makes me end where it begun 也让我的漫游在起跑线终止

  A Valediction : Forbidding Mourning (1611)

  The Second Anniuersarie of The Progres of the Soule (1611)

  Devotions Upon Emergent Occasions (1624)

  Wisdome crying out to Sinners (1639)

  A Collection of Letters,Made by Sr Tobie Mathews,Kt.

  (1660)Letters to Several Persons of Honour (1651)

  A Sermon Vpon The Ⅷ. Verse Of The I. Chapter of The Acts Of The Apostles

  A Sermon Vpon The XV. Verse Of The XX. Chapter Of The Booke Of Ivdges

  Encania. The Feast of Dedication. Celebrated At Lincolnes Inne,in a Sermon there upon Ascension day

  Three Sermons Upon Speciall Occasions

  A Sermon,Preached To The Kings Mtie. At Whitehall

  Fovre Sermons Upon Speciall Occasions

  The First Sermon Preached To King Charles

  Five Sermons Vpon Speciall Occasions

  A Sermon Of Commemoration Of The Lady Duers

  Six Sermons Vpon Severall Occasions

  Biathanatos: A Declaration of that Paradoxe,or Thesis that Selfe-homicide is not so

  Naturally Sinne,that it may never be otherwise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All Right Reserved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Shree Clean by Canyon Themes.